彩汪汪彩票注册

    彩汪汪彩票注册首页  设为首页  加入收藏
   首    页 | 文联概览 |  领导关怀  | 党政要务 | 文艺活动 | 集群品牌 | 文艺奖项 | 文艺理论与评论 | 特色文艺示范基地
  《三明文艺》| 作品今选 | 文艺家网博 | 公示公开 | 网上办公 | 文艺赏析 | 作品投稿 | 文艺志愿服务  | 三明市文学艺术院
  您所在的位置:首页 > 文艺赏析

王彬作品

        2015-10-27 09:11:00        字体显示:

 

鲁迅文学院原院长、著名评论家王彬

 

 

城市广场

 

王 彬 

  

  穿过绣衣坊,可以看见两只水车。水车的体量都很硕大,但是仔细看来,还是有大小之分,一只大些,一只小些,组合在一起,不停地转动,把水一斗一斗地提上来,又一斗一斗地泼洒出去,发出哗哗的声响,岁月便在这声响里转化为烟云而流淌过去了。水车的一侧,有两个人物,一个是南宋的邹应龙,一个是明末的李春烨,都是当地著名的历史人物。据说这个地方是泰宁的风水口,因此在这里修建了文化广场,而邹与李的雕像则是广场的核心与精华。

   泰宁旧城的中心是炉峰山,山上与山下有三条溪水,所有的民居都背山面水,而蜿蜒的城墙则把这些山水与屋瓦围绕在里面。乾隆年间有一位叫许灿的本地教谕写过一首五律,吟哦这里是:“一篑炉峰秀,孤城雉堞环”,雉堞即城墙上有缺口的女墙,俗说射箭的垛子;“溪声巴字水,雨意米家山”,溪流蜿转状若“巴”字,山峰被笼罩在烟雨之中,仿佛米芾笔下的画卷。当然,今天的泰宁早已突破了往昔格局,而以邹应龙和李春烨雕像为中心的文化广场,自当是新气象的一种生动的表现吧。

    邹应龙,字景初,生于宋乾道八年(1172),卒于淳祐四年(1244),官至端明殿学士,签书枢密院事,辞世以后被追赠少保,谥文靖。这是一位性格耿直,体恤民瘼的历史人物。比如,在他出任的郡守时,正直受灾,民生艰难而官府又无粮可放,邹应龙于是裁减当地驻军的兵饷以赈济灾民。他的这个做发自然损伤了当地驻军的利益,从而将他告上朝廷。后来,邹应龙再次入京,然而仅几个月,便与权相史弥远发生了激烈冲突。邹应龙于是请求外放,但史弥远还是不肯放过他而唆使言官,以邹应龙曾经擅自惩治宗室、裁减兵饷等事进行。邹应龙于是愤而辞官。端平二年(1235),面对蒙古铁骑的威逼,请官员们上陈方略。邹应龙提出了选贤任能,薄徭减赋,培养国力、精兵防北与和睦南夷等十策,深得的认可,称赞他的条陈是“甚切直”且“嘉纳行之”。

这是邹应龙的大致生平,与他并列在一起的李春烨则晚了两个朝代。

  李春烨,字侯质,号二白,生于明隆庆五年(1571),卒于崇祯十年(1637),官至兵部尚书,与邹应龙一样也被封为少保,这样的人物是完全应该列入正史之中的。可是,无论是《明史》还是福建的地方史中都没有他的只字记载,这就难免令人奇怪。我后来明白了,他是魏党,魏忠贤塌台之后,在“钦定逆案”的名单中包括李春烨,罪名是“交结近侍”,也就是勾结魏忠贤。魏,是阉党的首领,被列入这个团体当然要受到处罚。处罚的方式是“坐徒三年,纳赎为民”,虽然可以交钱免刑,然而在乡梓面前,也就是说,在当时的泰宁,李春烨转瞬成了为人所不齿的败类,“愤青”们,有些愤激而年轻的读书人甚至当面唾之。

在中国的传统文化中,从来忠奸不两立,也就是俗话所云:“不抓奸臣不散戏”,却哪里想到,三百年以后,这两个人物——忠与奸,却被强扭在一起,而且让他们隔空穿越,并坐在广场上举杯畅饮,这算什么道理呢?唯一的道理是他们都是泰宁人,均为少保级别的一品高官。有学者说:城市是文化的容器,那么,城市里面的广场呢?

  应该说及的是,邹应龙是宋宁宗丙辰(1196)科状元。那一年他刚满二十四岁,这在状元的行列里算是年轻的了。他读书的地方在上清溪——拥卷苦读五年,后人把这个地方称为状元谷,作为激励少年攻读的处所。乾隆时有一个叫谢高全的廪生登临至此,奋力榜书“状元岩”三个摩崖大字,且做诗吟咏这里的山川人物,我把移录于此,作为这篇小文的结束:“探幽寻胜到灵岩,路入层霄已隔凡。此处书声通帝座,当年柳汁染春衫。峰浮远翠晴云出,石压空青落日衔。五百年来谁嗣响,欲将椒糈问巫咸。”

 

 

 

走进尚书第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

王彬

 

 

 

  尚书第位于泰宁古城。

  尚书第所在的地方叫绣衣坊,一个足以引起人们充分联想的美丽的名字。

  尚书第有五座院落,坐西向东,从南至北并肩排列,占据了两条巷子,有南北两座大门。两门之间是一条笔直的甬道。甬道上矗立着两座景门,北边的景门有两方匾额,外侧镌刻:“礼门”,里侧镌刻:“依光日月”;南边的景门也有两方匾额,外侧是:“义路”,里侧是:“曳履星辰”。“礼”和“义” 是中国传统文化的核心,“依光日月”与“曳履星辰”则说明了其时主人的身份。在中国的封建时代,太阳与君主是一种底本和拟本的关系,商朝的末帝纣,自喻为太阳,但是他这个自喻,不被人民的爱戴认可,只被人民的痛恨认可,说是:“时日曷丧?予及女皆亡!”而那些自称为天子的人物,上苍的儿子,他们所居住的地方也以与天相通,对应云端深处的蔚蓝星宿,而作为臣子,能够依附日月,往来于天上宫阙的,自然是朝廷重臣,这个重臣便是李春烨。

  李春烨,字侯质,号二白,生于明穆宗五年(1571),卒于崇祯十年(1637),身历四朝,享年六十七岁。当地的导游介绍,李春烨一生与“六” 结缘。六岁开蒙,三十六岁中举人,四十六岁中进士,五十六岁官居一品,六十六岁辞世。读书四十年,为官十年,致仕十年。他的一生分为三个阶段,早年刻苦读书,中年青云直上,晚年急流勇退。这就有些夸张而具有演绎色彩了。真实的历史是,这么一个曾居要津的人物,却不见《明史》,也不见于其时的《福建通志》、《邵武府志》和《泰宁县志》。为什么?因为他大德已亏,没有资格进入史家笔端,这些史籍没有把他列进奸佞传,已然算是宅心宽厚,哪里料到在三百多年以后,为了当地的旅游事业,李春烨却突然风光起来?

  其实,李春烨的仕途,早年并不顺利。先是,做八品小官,官的名称是行人司行人。八年之后才提升为刑科都给事中,成为正七品的官员。由八品,到七品,李春烨用了八年时间。但是,李春烨蓦地转蓬了。就在他升为都给事中的那一年,又突然被破格提为从四品的湖广参议。很快,又升为从三品的太仆寺少卿。次年,再升为正三品的兵部右侍郎、左侍郎,年底升为兵部尚书、协理京营戎政。兵部尚书是正二品,这样的人物如果外放,可以做督抚一类的高官,也就是封疆大吏了。第二年,李春烨的母亲九十岁了,李春烨请假还乡,官居二品,又是为母亲祝寿,其心情可知。但是,对他而言,官运还在延续,离京之前,一道圣旨将他加奉为从一品的少保兼太子太师。在明代,官员的最高等级是正一品,李春烨距此只差半步。

  这时的李春烨,从正七品到从一品,正从十三节官阶,只用了三年,相对于他从正八品,升到正七品,不过两个官阶,却花费了八年的时间,这真是火箭式的,叫人晕眩的速度,清夜扪思,李春烨不知该做何种感想。在那个时代,魏忠贤的阉党控制了所有官吏的升迁任免。李春烨与阉党应该存在特殊关系。然而,史料幽渺,不若在他的家乡泰宁,至今尚存这样一处大宅,可以供我们踱步、凭吊,摩挲一下这里的柱石,揣摩一下匾额上面的文字。

在李春烨的尚书第内悬挂着这样几方匾额。一处是“四世一品”,一处是“柱国少保”,一处是“清朝师柱”,还有一处是“孝恬”。就文字的内容而言,第一处是对李春烨以及他的曾祖、祖父与父亲的封敕,是一种名誉,不是实衔;第二处的柱国原指战争时期最高军事长官,元明清时期演化为从一品的勋名。少保本来是协助皇帝治理天下的官员,后来也演变为加官、增官的虚衔;第三处是对他的美誉,意思是在清正的朝廷里,李春烨作为太子太师属于朝廷的重量级人物。这三处都是石匾,位于门楣之上,阴刻填金,壮丽的颜体大字,的确是难得的榜书,而叫人顿生庄敬之情。这就是法书的作用吧!最后一处的“孝恬”是木匾,是其时大学士张瑞图所书,墨底绿字朱款,而玉音金漆,说明这是出自皇帝的恩赐。能够庆祝母亲九十岁的寿辰,而且在这样一处华屋里为母亲祝寿,李春烨应该是高兴而兴奋的。那样整饬的院落,那样高峻的门墙,那样华丽的梁栋,那样精致的雕刻,而且还有那样美丽的花园,可惜我去的时候,还没有整修好,花草生长得有些荒凉和野蛮。也许,当时就已经荒芜了,因为他的心境那时已然大坏,哪里还有悠游信步的情趣?早些天,在他还乡半路的时候,朝廷的政局突然发生了变化,熹宗龙驭,他的弟弟思宗也就是崇祯继位。这年的十一月,魏忠贤在阜城自缢。很快,政局的变化波及到李春烨。次年三月,公布了“钦定逆案”的名单,列入名单的有261人,分为八等罪行,李春烨的名字被列入第七等之中,罪名是“交结近侍”,也就是勾结魏忠贤。魏忠贤是扰乱朝纲的坏人,被列入这个团体当然要受到处罚。处罚的方式是“坐徒三年,纳赎为民”。可以交钱免刑,但是从此与官场无缘。不仅于此,在乡梓面前,李春烨转瞬成为人人厌恶的阉党分子,有些激昂而愤怒的少年,甚至当面向他吐口水。幸亏他的涵养不错,修炼到了唾面自干的境界,但内心的波澜想来是不会平静的。

  就是这么一个人物,留下了这么一座府第,不仅给我们提供了游览处所,而且为明代官员的府第留下了实例。根据明人的礼仪,一品和二品的官员,在居住上可采用三间大门和五间堂屋。大门的门扉可以涂饰绿色,装点兽面,兽面口中的圆环,可以采用锡的材料。锡的材质,低于铜而高于铁。亲王和公主可以采用铜环,亲王还可以涂金。六品至九品官员则是黑门,铁环。在明代,只有皇帝和亲王府邸的门扉可以涂红,公侯府邸涂金,绿,是二品以上可以使用的最高等级的颜色。明人还规定,对于李春烨这类官员,建筑物中的门窗与户牖不可以用红色,梁栋、斗拱、檐桷可以用青绿的颜色。以此对照李春烨的府第,大门与堂屋,在间数上是符合规定的,门扉的颜色低于规定,户牖的颜色则高于规定。这些颜色很可能是近年涂饰,如果依据当时的规制,将李春烨的门扉油饰为鲜明的绿漆,该是一种什么样的感受?至少会充实某种礼仪内涵,而使我们加深对历史的真实认知,又何劳导游小姐喋喋不休的夸饰呢!

 

注释:

① 见《明史》卷六十八,第1670——1671页。北京,中华书局,19744月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www.smwyw.com 版权所有 @2014-2015 ALL Rights Reserved

地址:福建省三明市龙泉大厦4楼?邮编:365000 电话:0598-8260166 E-mail:fjsmwyw@163.com?闽ICP备15002493号

本站文章、图片、视屏所属版权归彩汪汪彩票注册所有,未经同意不得擅自转载